圆月:第二十八章

作者/陈继达 来源/永嘉网 已阅读/ 6037 人次 2003年7月28日

  罗医生和娟娟为了躲开人们的目光,不敢乘公交,雇了一辆三轮车,放下车帘子,两人肩并肩儿、脚并脚端坐在里面,七拐八转,在城南郊外一片树林里停下。

  这是什么地方?娟娟发愣问,罗医生没开口。他望望周围寂然无人,拉着娟娟的手沿着条小径向池塘畔那座小木屋过去,在小门前停下。娟娟诧异望着这片幽森林子里有三座小屋,欲问他什么,可他的脸紧绷着,慌慌张张掏出了那把金灿灿的钥匙,下了锁推门让她进去,随后他又开了半扇探头往外望一下,把门紧紧关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的家。”

  “你住在这里?”娟娟惊愕地望着他的脸。

  “觉得奇怪?”他舒眉笑了。解释道:“我是北方城市里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这里工作,在城里住不起洋房,住在这里图个清静,离医院又近。”

  “噢,是这样。”娟娟心头打的结终于解开了,但她又疑惑地问:“独个儿住在这里不怕?”

  “怕啥,这里离马路只有二百来米。到医院也不过五六分钟。那两幢住着外地打工的,对我很友好。”

  娟娟的那颗紧绷的心这时方松弛了,那张发白的脸才转红润了。今天早晨她上楼打扫卫生,在林先生的书房桌子上,意外从今天未名市日报的中缝看到一道林雅丽死亡的消息。她拿着那张报纸急急忙忙下楼,将报纸迭给夏蕙莲一起辨认那张无名尸体的脸。夏蕙莲看了半晌便啊呀惊叫起来,说:“没错,没错,真的是林雅丽。”她俩正紧张无措时,罗医生恰来了。于是三人聚在一起议论起来。虽然他们还不明林雅丽的死因,但夏蕙莲了解娟娟同这个女人的感情纠葛,而且这女人又在她的家里做过事,怕公安局会找上门来,于是她劝娟娟外出避一避为好。

  于是娟娟被罗医生带到这里来……

  娟娟的眼睛在屋子里转来转去,陈设是那么简单,收拾得又那么整整齐齐,打扫得清清洁洁。没有女人任何的鞋子或其他衣物,料想不到他还是个独身汉子,在一个大医院里工作,生活却过得竟这般清苦。

  罗医生在她的对面坐下,似乎看透娟娟心里在想什么,笑着说:“我同你一样,其实也是到这里打工的,只不过和你不同工作岗位罢了。”

  她听了也笑了,脸上泛上红晕。

  一路上那种紧张的情绪消了,但罗医生这时打在心头结子仍未解开,他还不很了解她的事,公安为啥要找她?他想开口问,突然响起电话铃声。他忙拿起话筒,是林院长打来,问他刚才到哪里去了?糟了!莫非刚才的行动被什么人盯上了?!他打算开口解释,林院长却说刚才来了个重病号,等待着他会诊。噢,原来是这样,他宽了心,便说立即去。他为救死扶伤强烈的责任感所驱使,对娟娟说:

  “我去医院一趟。”

  “什么事?”娟娟怔住,一阵紧张。

  “有一个重病号,要我去会诊。”他连穿上那件白罩衫,到门边又掉头吩咐:

  “这里很安全,你呆在这儿,千万别出去。我忙完事会马上回来。”

  娟娟“嗯”了声,仍掩饰不住神色不安。

  他跨出门,瞅了娟娟一眼又叮咛:“懂嘛,什么地方你也不得去。”

  他带上门将娟娟反锁在里边,又听到他再声亲切叮咛:“若有人在外唤我的名字,你不要答应。”

  娟娟到窗边,踮起脚尖望,见他沿着那条林间小小路过去,很快消失了身影。哦,那个医院就在林外大马路边不远处,刚才坐三轮过来里,从车帘缝隙中,好像看到它那粉白的围墙。怪不得他租住在这里呢,上班方便,可闹中取静。这个地方环境实在太美太幽静了,对池塘映着树林蓝天白云,塘畔还开着鲜艳的花卉;静悄悄的,间或听到一二声鸟雀啁啾,还可听到附近马路上汽车开动的声音,证明这里离闹市并不遥远。她走到另一扇窗边撩起帘子一角,向西南角望去,在一个土坡上还有两座破旧的小木屋,却看不见有人在走动,那屋前空地晾着衣服,晾衣的竹竿两头搭在枝杈上。在这个新崛起的城市,外边都是高楼大厦、车水马流,这里却是另一个不同天地。她思忖着时,那边一辆红三轮从林子外另一条小路推进来,停在屋前,从里面出来个妇女,帮助那个踏车的男子从车里取走一袋袋东西。她看着看着,过会儿又从那边来了一个捡破烂的女孩。背着一个同她身体很不相称的大竹篓,看来这里住的都是外来打工的。她想罗医生怎么会同这些人住在一起?这,简直不可思议。她收回目光,仔细观望自已住的这幢屋:是经过修葺木石结构,屋檐外还搭了一根电话天线,屋内席梦思的床,紫檀色的壁柜、书桌,床边一个湘妃竹做的书架,还有一张单人沙发。她走进去罗医生的卧室,还见桌前墙壁还挂着一个听诊器,桌角放着一大叠书籍,玻璃板上放着一本处方笺,桌前一个小镜框里还嵌着一位漂亮女人的头象。这是谁?她目光好奇,是不是罗医生的妻子?!可这个镜框四边却镶着一条黑边,相片衬底还画着一朵淡淡的不易被人看出的枯萎玫瑰。这究竟怎么回事呢,她看到了这个女人不禁联想到自己的身世,竟黯然泪下。

  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罗医生手中拎着东西从外面匆匆赶回。开门进来满脸严肃对她说:“你还不能回去。”

  她紧张问:“外边有什么事?”

  罗医生将手中东西放在桌子上,又问:“那个被害的林雅丽同你是什么系?”

  她说:“她是我同乡,我不是对你说过嘛。”

  罗医生又问:“她同你有否矛盾?”

  她说:“你干嘛要了解这些。”

  两人沉默。

  娟娟望着罗医生阴沉的脸,心情激动起来,带着哭声说:“连你也怀疑起我来了,难道我是杀人的凶手?那就让我走吧。”

  罗医生一把拽住她的衣服。哀求说:“你这是干嘛,如果对你不信任,我会把你带到这里么?”

  娟娟语塞。

  是啊,她在未名市发生的一切遭遇,除了林先生之外,再没向第二个人说过。她望着罗医生焦急的脸色,欲语,但此时此刻怎能用一二句话说得清呢。
她在罗医生眼里依然是个谜,而罗医生在她的心目中同样是个谜。然而,两人却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是真诚的。

  “我走!”

  “回林先生那里?”

  “不,找同乡。”她想起雷振民。

  “不行呀,你出去不安全呀,今晚无论如何要呆在这里。”罗医生说:“如果您觉得不方便,我到朋友家里过夜好了。”

  她低头不语,感到羞赧,暗暗斜倪罗医生自然大度的神态。

  罗医生很纳闷,这个女人真是个“不识卢山真面目。”自从那个早晨为抢救林先生的妻子同她相识以来,他发现她有着一颗金子般闪光的心,可她的行动举止又是个谜团:干吗钱良臣要追捕她,真的是偷了他公司里的东西?他难以置信。可它毕竟还是一个未彻底解开的谜。而今,她又受到一个谋杀案子牵连,市公安又要对她传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是个坏女人?不!她的心地多么纯真善良,她的外表多么漂亮温柔,她一定蒙受什么天大的冤屈,若真是个坏人,她为什么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逃之夭夭了呢?天底那般大,到处可谋生嘛!她究竟有什么难言的隐情?不敢对他说,不敢向他吐露一个字?他觉得他对她是够真诚。他对这个女人又恨又爱,爱的是她有一颗金子般舍己救人的善良的心,还有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逗人喜爱的美人痣。恨的是她至今对他守口如瓶,至今还把自已的冤屈深深埋在心底,而把他当作外人般提防着。

  罗医生不满地瞟了她一眼,想给林惠人打电话,可不通占线,只听到嘟嘟嘟响。

  “今晚你无论如何呆在这里过夜。”他对娟娟说,并指指桌上的东西:

  “这些是熟食,是给你准备的,你只管自己动手。”

  “你又要出去!”娟娟不安地望着他的脸色,又看看外边的天气暗下来,暮云四垂,快要下大雨的样子。

  “不!这里是你的家,要走还是让我走。”

  “如果让你走,干么我把你带到这里来?!你的事没完,若让你这样出去,我放心么?”

  “我没事,我平白无故受人迫害,我是个好人。”

  “不是好人我还带你到这里么?”罗医生带着几分愠怒,对她下了命令:

  “你得老老实实在这里,必须听我的话!”

  他走了,门又被他反锁了。娟娟感动了,流出泪水心头一阵热。

  深夜,一声雷把娟娟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睁开惺忪的眼睛,屋子里黑乎乎的,两耳灌满潺潺的雨声,双手摸摸,自己怎么睡在地上?还穿着衣服呢。她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罗医生还未回来,真的到朋友家里过夜?这么大的雨天。她撑起身子想开灯,可又不敢。她想起自己独个儿睡在这里,害怕极了,缩成一团,好像一个刺猬似的,把头埋在胸前,雨下得怪响好象给她壮胆似的。这时,她忘记了男女之别,巴望罗医生快点回来。过了好久,雨小了,窗外的天空现出三二颗星星,还听到汽车在马路上喇叭响,好象自己象在大海里夜航的一叶孤舟见到了灯塔,紧绷的心松弛了。她舒张四肢仰卧,胡思乱想了好久,又进入梦乡。
雨过天晴。

  窗外的一钩残月把一缕柔和的光洒进房子里,照在她熟睡的脸上。她好似在芙蓉溪边那间瓦屋里,这天夜里,月圆花香,她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在吹打乐曲声中,手牵着手步入洞房,同沈鸿远结婚了。窗外的月亮浑圆异常皎洁,嫦娥舒袖翩翩起舞,好象也来祝贺他们结成百年之好。当他们喜庆时,忽然,风起云涌,一片乌云飞来竟把月亮吞没了,天地一片昏暗。她惊骸不已哭泣,追寻那轮明月……
雷公突然震怒,挥舞着把明晃晃大刀,终于驱散了乌云,月亮复出悬挂在万里碧空……

Copyright © 2000 - 2006 yj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永嘉网 版权所有 永嘉县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浙新闻办〔2001〕18号 浙ICP备05024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