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不如偶遇

作者/loveguoguo 来源/原创投稿 已阅读/ 5771 人次 2004年1月5日

  那会儿还挺小,很多事情都似懂非懂,却又不懂装懂,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也不懂谈恋爱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心里却清清楚楚知道我要谈恋爱了。因为那时17岁,我天真地以为17岁就是最理想,最浪漫,最纯真最适合谈恋爱的季节,好多美丽的爱情都是盛开在这个季节。

  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对自己很有信心,上学期间绝不谈恋爱。无论身边的爱情故事上演的多么轰轰烈烈,也不顾身边男女朋友如何使尽软磨硬泡的十八般技法,我都稳坐如钟,丝毫不为所动,然而,预想中的一切在一念之间发生了质的变化,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98年3月底,刚过完17岁生日的我,忽然之间觉得自己长大了,一不小心已经走进了我梦中的初恋季节,感觉很美妙,充满丰富想像力的我在接下来的整个四月里,精心酝酿起了自己最浪漫最经典的初恋故事,当然美丽的爱情故事唯一最不能缺少的角色------男主人公,也在这时及时出现了,在初见他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就电速般闪过一个念头,我等的人就是他,现在想来,这都是瞑瞑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好的。

  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欲擒故纵”是否出自《孙子兵法》或《三十六计》,反正那时的我就是用了这一招在短短七天内,就将本与我毫不相干的那个他扯到了自己的初恋“阴谋”里,且情节发展相当令人满意,每一个小波动和插曲都与我预想之中的丝毫没有偏离,结果可想而知,那个他在我精心布置的温柔陷井里乖乖就擒,令外人看不出丁点破绽,既保住了我女孩子的体面,又达到自己了的心愿,整个恋爱伏笔完美的令人不可思议。

  初战告捷。

  五一,长假,开学,在朋友和同学惊讶的神色里,我和那个他已满脸甜蜜地进入了像模像样的恋爱实战阶段,那时听到朋友最多的话就是“天哪,你也会谈恋爱?”我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奉上一脸傻笑,对他们追根究底的盘问只是傻笑而不答。其实,天晓得,我压根就不知道谈恋爱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知归不知,恋爱还要继续进行到底,然而,然而,生活中就这么多的然而,故事又有了意料不到的变化,我一向认为强有力的主导地位在我们第一次约会后,便像一缕烟般溶于空气,让我伸手无力。记忆中的情节是这样的,那天我们从公园回来,在校中花园的台阶上,我思虑再三后问他:“我们下次见面----什么时候”?他一脸温柔地冲我笑着说:“我们还是相约不如偶遇吧!那样多有意思。”可怜的我竟然想都没想就赞同了他的提意,心里还暗自庆幸,看来他也挺浪漫的,“相约不如偶遇”多有情调哇……

  “相约不如偶遇”的故事,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般浪漫与美好,因为它本身就存在了太多的偶然。我和他虽在一个学校,但偶然相遇的机会很少。对于我来说,为数不多的“偶遇”里也夹杂了太多的刻意,这让我很不自在,似乎感觉到这个爱情故事已经逐渐偏离了我预先设计好的爱情轨道,但可悲的是面对这一切我却无能为力。事后想来,其实,早在那句话里已经透出了他的某种心思,而那时的我太傻,总是后知后觉,喜欢一个人沉浸在自己 虚拟的甜蜜氛围里,每天都在有无意的制造着我们“偶遇”的机会,然后不停地回味“偶遇”带来的巧克力般的回忆。我所谓的爱情就这样风平浪静的发展着,其中也不乏有浪漫种种,但更多的只有平淡和无奈。虽然我极不喜欢上学期间那种整天腻在一起的恋爱方式,也深知一定的距离能够产生适度的美。但是,我仍然越来越无法忍受“偶遇”所带来的不温不火的感觉。每次短暂的相逢之后,就是长久的如隔世般的分离。我受不了,但我依旧努力地压抑自己,慢慢地,我们之间的隔膜随着“偶遇”机会的减少而逐渐加深。每次发生矛盾,他都装作视而不见,用沉默来当作无声的回答。我们彼此的逃避使矛盾更加激化,我发现在处理这类事情上,我们的脾气惊人的相似,都属于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型的,但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我受的罪一定比他多。在几次三番此类冷战的折磨下,终于,击出了我的勇气。

  深秋十月,朦胧月色笼罩下的操场台阶上,我们并肩而坐,长久的令人窒息的静默之后,开始了时断时续的谈话。我们彼此都感觉到了那份掩饰不住的生疏感。我问他,是否从来就没有在乎过我。他说,不,我在乎。不记得我当时的心情,只记得我接下来听到了他由始以来第一次极其认真地用他那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讲述我们半年来的感情,我惊讶他原来和我一样早就发现了我们恋爱中的致命弱点,我们在感情上都太过理智,太爱面子,以至于出现今天无法挽回的局面,这次谈话之后,我们的感情出现了短暂的恢复和升华,但我内心深处那个可怕的想法却再次出现且无比坚定,我清醒地意识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已到了末路。至到这时,我才深刻地醒悟,这场“爱情阴谋”我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真情。

  寒假来临前的那段日子,我们虽身处咫尺校园,却形同隔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彼此没有任何联络和消息,主观的固执和行为的刻意,在强迫着我别去强求,顺其自然吧,不知内情的女友经常眼羡地说:你俩真好。不像我们老吵架,你真幸福。我心中苦笑无以作答,其实我何尝不羡慕他们,我何尝不想畅快的大吵一架,但我连这样大吵一架的机会都没有,到底幸福与否,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 。就像手握茶杯,冷暖自知。

  朋友看了属相,说我的性格里具有慧箭斩情丝的魄力,这一点我相信,我固然对自己付出的感情有千般的留恋和不舍,但时到今日,我不愿强迫自己也强迫别人,这样委曲求全不是我的性格,我无法继续这样不符合我思维逻辑的恋爱,它太累也太令人麻痹。经过寒假里的深思熟虑,我坚定了信心,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解脱彼此的束敷。

  四月毕业实习前夕,我们的感情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在送行的朋友面前,我再也无法掩饰的心寒和痛楚化作辛酸的泪水奔踊而出,曾经的一切都随之永远流逝,身旁一位男生依稀说,女孩子心真软,实习才一个月,就哭成这样。我擦干眼泪,让残留的心痛永埋心底。

  我无法忘记那个日子,四月十七日,值得纪念的日子,我那曾经美丽,曾经心痛,曾经浪漫,也曾经悲伤的初恋在不到一年的时光里匆匆夭折了。那天我的心情异常平静,也许是在家中的缘故,家中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温暖,令人忘却了一切烦恼,我以信的方式向他表达了我心中的意思,我想他也会同样感到高兴和轻松,我毕竟是为大家做了件好事。

  友好分手是我们初恋的结局。

  实习回校后,我们也曾见面,也曾聊天,反倒比过去更平添了几分亲切,当好友知道我们已分手的消息时,个个如翻版似的露出惊讶之色,再一次被我俏无声息结束的恋爱迷昏了眼睛,而我这次没有了惊讶,有的只是无奈。是的,我的恋爱如风,来也无踪,去也无踪。

  事到如今,虽然我们相隔异地,但每逢假日,我们仍有书信往来和电话联系,彼此之间仍有一份牵挂和祝福,但这一切都与爱情无关。

  偶然回忆过去的种种,我也曾有过后悔,后悔自己十七岁的无知和幼稚,我也曾怀疑,怀疑是否真的“花开得太早是一个美丽的错”,现在想来,初恋并没有错,它只是人生旅程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每个人都要经历,爱情也只是有别于亲情,友情之外的一种神圣的感情。其实,在我大谈爱情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什么是爱情,如今十九岁的我正是到了什么都没有来得及相信已经什么都不相信的年龄,看了太多电影电视里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对待永恒的爱情,我已经过早的麻目没有感觉,但是我想信上帝把地球造成圆的,就是为了给分手的人们一次重逢的机会。

  曾经有一位师姐说过,没有什么事情能像恋爱一样,更快得使人变得成熟。我也相信,夕阳落山明早还早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依旧的开……

Copyright © 2000 - 2006 yj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永嘉网 版权所有 永嘉县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浙新闻办〔2001〕18号 浙ICP备05024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