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铺满红叶的小路上寻觅爱情

作者/Darcy沈 来源/搜狐校园-原创投稿 已阅读/ 4476 人次 2003年12月31日

  一、

  每个女孩诞生时,

  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

  都会有个男孩等着照顾她,

  男孩会寻寻觅觅,

  直到那个属于他的女孩出现为止……

  这段寻觅的过程,就叫爱情。

  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欣赏这段话。

  二、

  翻着手中的《东京鲜旅奇缘》和《东京日和》,再回过头来看看诗经上的《氓》,很惊异为什么日剧中的恋情即使中途布满荆棘但结局仍这般完美,与《氓》中的情节仿佛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生活中也许是鲜有这样完美的恋情的,看着中庸的《静女》,总在想这段恋情究竟会走向成功与完美,还是会以失败而告终呢?

  作家和诗人也同正常人一样追求崇尚着正常的爱情,结局完美而让人羡慕,但在他们的作品里大多数时间总在歌颂着凄美的爱情,像暗恋、单恋,那样一些略显病态的情感,似乎这样的故事编写起来才比较容易、更能打动人。

  我们也一样,一方面坚信日剧中的浪漫情节在自己的生命中决不会出现,一方面又疯狂地迷恋着日剧,抱住电视机不放。说白了,也许是为了填补自己生活的缺憾而已。

  三、

  你有没有尝试在落叶上行走的感觉?鞋底踩在一整打丰满的枯叶上,使它像被踩痛般清脆地叫喊,就像牙齿咬在无籽西瓜上的那种声音。

  我有时想,这不是什么残忍。落叶借飘零宣告了死亡,人们只是把它们的身体切碎还给泥土。那些生命在临走时还不忘提醒我,秋深了,又到书香季节,爱动的自己能否像沉睡的植物一般心静如水?

  每天晚饭后,伸足懒腰出门,踩着毛毯般厚厚的落叶向小巷深处慢慢踱去。落叶挤作一团,我就在叶海中涉过,无所事事地东张西望。逼近傍晚的阳光简直是纯金,刀子一般从梧桐叶的缝隙中钻下来洒在脸上。如果有风的伴奏,音乐是很动听的。

  走到底,莫扎特的柔板从窗里飘来,静得睡着一般让人心软。每次听到黄昏的钢琴,我就想到教堂高高穹顶上的彩色玻璃。我对着窗轻轻喊一声,同班的那个女孩就跑下来嗨地问候一下,听我发发作业太多的牢骚。她的脸色很健康,苹果般微微泛红,笑起来,那红色就在脸上涨一次潮水。她总是小心地看看楼上,我只好匆匆告退,故意把树叶踩得噼啪作响。

  四、

  梦中的我,常常在找寻着什么,也许是一丝淡淡的馨香;在图书馆里、教室里,她散入四下里,若有似无还依稀。

  最近总是在听侯湘婷的《暧昧》,还顺手改了歌词:“你终于不那么执着,还是回过头看我……”而李心洁的《恋》更是一听再听,也许是因为由光良作的曲,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真的好奇怪,连我自己都好象不认识自己了。

  又或许是因为刚刚看了小猪的《无题》的缘故,最近好象特别地怜香惜玉。

  不愿承认 不愿面对 我真的爱你很深很深

  一个笑容 一句说话 都让我心跳很快很快

  每个思索 每个欲望 全被你占据很满很满

  无法平静 不想透露 因为爱你快乐很久很久

  情愿 醉死在梦里 当一切都变得无力

  情愿 为你而美丽 当你呼唤我的名字

  情愿 默默的隐藏 当它只是一个错误

  情愿 很久的以后 当一切都被时间冲淡

  我只会更爱你

  五、

  我很奇怪,一百次遇上她就一百次让我心里有小兔怦怦乱撞。所以相识整整一年,我仔细瞧她没超过十次,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到了这年秋天,我满脑子都是红色的东西。地上的落叶是褐红的,夕阳是鸭蛋黄红,笑眯眯的脸蛋是玫瑰的红色,做梦梦见粉红,钢琴呢,莫扎特的钢琴在暮色降临的时候简直红得发紫。

  学期结束时,我把邀请她作客的纸条冒雨扔进她的信箱。反正就那么几步路,她踩着小巷的枯叶五分钟就到啦。

  我的“窝”从没打扫得像那天那样干净,她来到门口,却说要去参加好友的生日……

  六、

  我早已记不得自己究竟是怎样被寒星Coldstar拒绝的了。好象与“十分有必要”“说清楚”“粉红色误区”之类的有关,总之我不太想回忆起过去的那些……

  但,还是莫名其妙地在帮Cissy赶演讲稿的那天晚上,涂了一段文字,叫Cissy帮忙带给她。

  我多想变成刺,种在你心上,让你想起也会疼!

  盼望你的日子,眼神常在偶然间于镜中瞬现寂寞。

  我诧异你的懵懂,无奈你的不知。

  在朋友面前不想提起你,所做却总将心事泄露出去。

  你重复让我失望再给我希望,在你心中仅求容身就要如此受伤?

  七、

  整整一年,我和她之间仿佛已离得很远,再没机会跟她说几句话,毕业后她去了南面的学校,而我,则留连在江边,自怨自艾,一个人走在秋风中的江堤上,把枯叶踩得沙沙作响。那声音还是像牙齿咬在无籽西瓜上那样,令我想起她,想起那醉人的红。猛然间,我会想起那金子般和煦温暖、令人怀念的阳光。

  我后来也曾和她发过短信,但很快就没了音讯,再后来她毕业,去了国外。铺满红叶的小路失去了它的悬念,那清脆的破裂声后不再有莫扎特的钢琴衔接了。

  八、

  于是我改听巴伯的弦乐柔板。那里面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无尽哀思,仿佛可以穿越旷野和低迷的天际,远抵那难以触及的过去和未来,绵绵不绝,无有终期。我沉醉,整个人浸淫在这似人间而又非人间的旋律之中。

  我还在寻找着空气中隐隐淡淡的幽香,一直。

  九、

  不久前有一夜失眠,忽然就想到了很多年前的这件事情。我终于在猜想为什么那时如此迷恋落叶破碎的声音。

  在漫长季节的感伤结尾总有一段寂静的音符在等待,正如寄情音乐的人默默忍受低调前奏是因为后面有一小节华彩。

  十、

  早自修上,窗开着,机器的隆隆声和着清冷的空气,让我感到刚才写下的文字有些寒意,真的,寒彻心扉。

  现在的生活还算不错,马马虎虎。可我还是在一直地找,想要找回那一缕从指缝中溜走的、在风中逝去的馨香。

  我还记得:那淡淡的,幽幽的,散如四下里,若有似无还依稀。

  时间早已被挡住,而真实却开始显露。

Copyright © 2000 - 2006 yj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永嘉网 版权所有 永嘉县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浙新闻办〔2001〕18号 浙ICP备05024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