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人那歌

作者/阿巫 来源/网易文化 已阅读/ 5136 人次 2003年11月6日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的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述说,再回首,背影已远走,再回首,泪眼朦胧,留下你的祝福长夜温暖我,不管明天要面对,多少伤痛和迷惑,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

  这是一份从网上down下来的完整歌词,关于那年,关于姜育恒,关于再回首。
  
  回忆一度是残缺的。
  
  光阴如同海水,退潮后,在岸边遗下一把细细的沙,一些撒在过往,闪着光,明暗不灭,一些兀自在脑中荡漾,飘出往事的芬芳。

  那年的黄昏走的特别晚,夕阳伴了漫天的彩霞,没日没夜的在蓝天上开着花,抽着鼻子使劲嗅,不但能嗅到微甜的夜风,而且,风中飘来小茉莉的清香,搬来一根小板凳,踩上去,趴在窗户上不厌其烦的听再回首,就着母亲的缝纫机上仔仔细细的写,捧着这页珍贵的歌词,然后跟着厂区里放的大广播,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学着。
  
  记得那年,姜育恒还很年轻,尽管他略带沧桑的嗓子从大广播里放出来有些走调,我依旧固执的相信,他一定很年轻,一如父亲在花钵里种着的小蒜薹,青葱可爱,鼓出蓓蕾,抽着嫩芽,放肆的舒展着叶片,油亮美丽,让人不知该如何面对才是。

  第一次听到这首消磨革命意志的歌曲,不由很喜欢,多好听呀!
  
  在那年,没有流行和时尚,没有个性与冲动,不知谁在偷偷传录,谁在悄悄蔓延,兄长神不知鬼不觉弄来一盘卡带,从单卡的“红灯”里放出来,悉悉索索,一片田虫蛙鸣的喜悦,有人咳嗽,有人走动,还有汽车桀骜的鸣笛,轰隆隆,是空气的流动,混成一片,凝出一片暮色苍茫的画底,缠绵而悠远,迷茫而凌乱。
  
  兄长在那年开始闹恋爱,时而欢喜,时而忧伤,他听“红灯”里的姜育恒,听许多玻璃心和毛毛雨,学会象大人一样皱眉、沉思、摇头,而后叹息不已,我都看在眼里,狡猾的笑,于是,做出聪明的判断,谈恋爱的人儿要听姜育恒,否则,不叫恋爱。

  那年夏天,蝉鸣如铁,柳絮如雾,一切都变得莫明的急燥,连日头也莫明艳毒,还有,便逾发喜欢秀气的姜育恒,心里有莫明的哀伤。

  之后的一年,央视做了一个特辑---《来自台湾的歌》,正赶上我出门,站在玄关却找不着鞋,一边手忙脚乱的冲母亲抱怨,飞跑去关电视。
  
  一瞬间,却怔在当场。
  
  那是第一次看见姜育恒的模样,他那么年轻,脸上却锩了浓浓的思念和一层疲倦,脚边堆着行李,真实的站在昏黄里,空气中漂着一粒一粒浮尘,那个斯文的男人就那里立着,立着,缓缓放下沉重的行囊,把满脸满身的倦意都融进歌里,在他的声音消逝前,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远远离去。
  
  那一刹,没来由的,只想哭。
 
  学会念诗,也在那年,却只记住三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不谙其中滋味,却害怕词里透出的浸骨秋意。

  老先生在课堂上解释说,这是千古传诵的名句,正是爱情中失意人的真实写照。
  
  爱情是什么?失意是什么?为什么总是失意的人才能写出名句?
  
  没人能够告诉我。
  
  懂事的点点头,也许,姜育恒在唱歌时就是失意的,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兄长听这首歌的时候也是失意的,他却只能摇摇头,皱皱眉,日日叹息,别着急,等你长大那一天,就会明白。

  之后,一年又过一年,自己喜欢上班里一个男生,每天上学的路上都会遇到他,我俩隔着宽宽的马路,与陌生的人流擦肩而过,彼此不远不近的走着,他走一边,我走一边,目不斜视,临近离校门的地方,他会加快几步,提前冲进教室,之后我再进去。
  
  其实,他就坐在我旁边。

  有关那年的记忆,总是停留在夏季,校园里清凉的桐荫小道,咬着银丝荡秋千的毛毛虫,操场上拥挤的人潮,阳光摇摇晃晃,如孩子打翻了琉璃碗,碎片铺了一地,停留在枝头的玫瑰花,缠绵着迟迟不肯离去......以及,逐渐被人们重复的姜育恒。
  
  那年,有一家暗绿的书报亭,我们在那里立了好久,自己终于鼓起勇气,央他送我一幅照片,待到午后,照片便已放在我的课桌里,他侧头笑着,望过去,憨憨的样子,极其可爱,此后分开,便再也没有消息。
  
  手边的照片保存至今,日渐泛黄,憨憨的笑意逐渐模糊,急的要哭,但不悲凉。
  
  那年,我们都是快乐着的,哪怕掉眼泪,也是甜的。

  多年后,有关那年好象都已遗忘,那年的歌却还在唱着,唱歌的却已不是年轻的姜育恒。
  
  一个小男生坐在屏幕前,很流行很in的玩弄话筒,一把声音稚气却老陈的唱。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
  
  他放下话筒,为自己鼓掌不已,情不自禁,自己也抚掌大乐。
  
  那年,兄长也是如此笑着对我说,别着急,等你长大那一天,会明白的。

Copyright © 2000 - 2006 yj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永嘉网 版权所有 永嘉县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浙新闻办〔2001〕18号 浙ICP备05024219